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69章,看女人的眼光不咋地

作者:贺?#35760;?/a>
    故人相见,总免不了寒暄。

    风熠宸陪在身边,看着齐东和自?#21644;?#20844;寒暄的姿态,神情,可以断定,齐东是一个非常有涵养的人,他也一直很尊敬外公。

    一个不忘本的退休人员,家教涵养都不会很差。

    “齐东啊,你也从小伙子变成半大老头了。”

    霍老爷子看着齐东,一点都没有?#25512;故?#25343;着齐东当以前自己的小朋友。

    齐东握紧了老爷子的手,微笑着道:“可不就?#21069;。?#32769;领导,我这?#25442;?#37117;?#21069;?#22823;老头子了,您的风彩?#25925;?#20381;旧啊,三年前在京城见您,到现在又是三年,您一点都没有边啊。”

    “我老了。”

    霍老爷?#26377;?#30340;?#25104;?#30340;皱纹都开花了。

    “黄土埋到了下嘴唇的人了,有今天没有明天的人呢,我现在不敢奢望太多,就想着好好过这人生的每一天,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平生不做昧着良心的事,就好了。”

    “老领导。”

    齐东很是动容的望着霍老爷子:“您?#25925;?#24403;年的风彩,做事也是当年的风格,齐东?#23480;?br />
    这些年都?#21069;?#29031;您的教诲,为人处事。”

    “好样的,齐东。”

    霍老爷子紧紧的握住了齐东的手,看他的神情,也想是看自己的孩子一样?#35748;欏?br />
    “老领导,咱进去包间坐下叙旧吧。”

    齐东看看后面门口。

    “别在这里站着了。”

    “行啊。”

    霍老爷子点头。

    齐东忽然惊讶的喊了一声:“瞧我,竟然忽略了您身边这位青年才俊了,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小宸吧。”

    一直没有开口的风熠宸这才开口道:“齐先生,您好,我是风熠宸。”

    “叫?#35009;?#40784;先生啊,”齐东笑着道:“叫舅舅吧,都是自家人,咱也不要?#25512;?#20102;。”

    风熠宸一怔,叫舅舅?

    这个称呼从何而来啊。

    老爷子听到这个称呼,也是叹了口气。

    “小宸啊,叫舅舅吧,你妈还得叫齐东一声大哥呢,想当年我有心撮合你妈跟你齐东舅舅,结果你妈不上道,非要看上你那个老子,结果!”

    老爷子说不下去了,想起来?#25925;?#21775;嘘不已。

    齐东也是微微一顿,眼中滑过一抹遗憾。

    遥想当年,确实有很多遗憾,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

    老爷子也是叹了口气,“哎,我真是老了,竟然想起来这些事了,真是陈年往事了,缘分不到啊,你妈没这福气,你齐东舅舅是大大的好人。”

    齐东也?#24378;?#28073;一笑,“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阿妹人也走了,哎,不提了,小?#26041;?#25105;舅舅就好,?#19968;?#21548;说,你读书的时候跟齐瀚宇是相识。”

    “是的。”

    风熠宸点头,还真的叫了一声:“舅舅,没想到您竟然知道我和瀚宇认识。”

    “早就知道了。”

    齐东笑了起来:“我这次来济北之前,齐瀚宇还跟我提了一嘴,没想到咱们就见上面了。”

    “缘分使然。”

    风熠宸微微一笑:“舅舅,请!”

    “请!”

    他们一起进门,到了豪华包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坐下来后,齐东又跟老爷子寒暄了一阵,谈起来往事,唏嘘一阵子。

    “老领导,小宸,你们是不是有?#35009;词?#21834;?#20426;?br />
    齐东也?#20999;?#36208;江湖多年的人,?#35009;?#37117;明白,早就看出来了,这个聚会,绝对不只是聚会这么简单。

    风熠宸心里也很?#23480;?#40784;东,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有事而来。

    “小宸,有?#35009;词?#23601;直接说。”

    齐东道:“?#28784;?#19981;违法乱纪,舅舅能帮忙的,绝不推辞。”

    风熠宸见齐东如此坦诚,自己想要说话,却被老爷子先一步开口打断了。

    “齐东,这次我们就是聚会。”

    老爷子开口道:“你要说有事,?#35009;?#22823;事,没事吧,还真有点事。”

    风熠宸心里嘀咕?#21644;?#20844;这老油条,这么说,要是不明白的人,一定会被绕晕了。

    好在齐东是一个曾经行走仕途的人,立刻听出来了弦外音。

    他立刻正色起来,望了眼老爷子,把目光转向了风熠宸,道:“看来这件事不小。”

    风熠宸一怔,望向齐东,还在犹豫,要怎样说。

    齐东已经先一步开口:“老领导这言外之意,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一不小心大了的话,那就真是大事了。”

    霍老爷子闻言,勾勒起唇角,笑的像是一只奸诈的老狐狸,连唇边花白的胡须都看起来格外的狡猾。

    齐东注视着老爷子:“老领导,您跟?#19968;?#21334;关子啊?#20426;?br />
    “齐东啊,我听说,你续弦了。”

    老爷子华锋一转,悄无声息的引到了该去的方向。

    “嗯。”

    齐东心里咯噔一下子,看向老爷子,很是诧异:“这事您都知道了?#20426;?br />
    “这也不是?#35009;?#20002;人的事情,知道了给你贺一贺。”

    老爷?#26377;?#30528;开口道。

    齐东很是纳闷,正好好的,怎么忽然提起来他这个续弦的老婆呢?

    一贯的敏锐性让齐东立刻嗅到了一种奇特的味道,他觉得非常诡异。

    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风熠宸。

    因为外公的策略,风熠宸便不太好说?#35009;矗?#21482;?#20999;?#20102;笑。

    齐东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再度把目光看向了老爷子。

    “老领导,您是想要见我的妻子?#20426;?br />
    “不用了。”

    老爷?#26377;?#30528;道:“?#28784;?#20320;觉得幸福就好。”

    “那您怎么忽然提到了她?#20426;?br />
    齐东问。

    老爷子道:“这不是缘分吗?#20426;?br />
    “缘分?#20426;?br />
    齐东更加的纳闷了,这到底?#35009;?#24847;思呢?

    老爷子的话里有话啊。

    老爷子继续笑的无比神秘,这让齐东更加的心里纳闷。

    “老领导,齐东愚钝,还请老领导明示。”

    “齐东。”

    老爷子?#35009;?#26377;继续隐瞒,开口道:“咱不是外人,你找的妻子沈明梅?#21069;桑俊?br />
    齐东点头,心里瞬间敏锐很多。

    “是的,她是叫沈明梅,也是咱济北人,在京城给我做了十多年的保姆,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为人忠厚。”

    “为人忠厚?#20426;?br />
    老爷子忽然笑了,重复了这几个字:“齐东啊,你看女人的眼光一直不怎么好。”

    齐东尴尬一笑。

    老爷子道:“你当年看上小宸的妈,眼光实在不咋地,我那个女儿,就是个笨?#21834;!?/div>
辛巴达的黄金之旅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