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25章,人消失不见

作者:贺?#35760;?/a>
    第625章,人消失不见

    小竹心里咯噔一下子,有种被羞辱的感觉袭来,她难堪的看着叶修宜,道:“阿姨,我一?#26412;?#20320;是长辈,我和迟靖西之间的关系,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您这样做了迟靖西的主,是不是过?#35828;悖俊?br />
    “过?#35828;悖俊?#21494;修宜冷笑了一声:“再过有你过,大白天就跟?#21494;?#23376;在床上不下来,成何体统?”

    小竹听得无奈,但是在叶修宜面前,她还是维持了自己的涵养。

    “阿姨,你一直在说我跟迟靖西白天怎么怎么的事情,我觉得很是奇怪,我跟迟靖西是男女朋友,我们大白天做?#35009;?#37117;是我们的自由和权利,我觉得并不妨碍别人?#35009;礎?br />
    这里毕竟是迟靖西的住处,我们没有在大街上,?#35009;?#26377;在任何公众场合,做出任何过分的举动。

    倒?#21069;?#23016;,你不请自来,门都不敲,直接踹门,看到了如此尴尬的情况不是立刻回避,还要一再说我和迟靖西这件事。

    不就是睡觉吗??#39029;?#35748;我是跟他睡了,我们是自愿的,又不是我强迫的你儿子。

    我一直忍着,不想发火,但?#21069;?#23016;你这些话实在太伤人了,我念及你住院身体不好,不想多说不代表我就真的是您口中说的那种女孩子。

    我自认没有碍别人?#35009;礎?br />
    您口中的不三不四,不正经,离不开男人,我统统不认,和迟靖西分手也无妨,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儿子的。”

    小竹说完,拿起来自己的包往门口走去。

    她没有理会她们,只觉得内心都要baozha了,这辈子都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她本?#35789;?#19968;个恩怨?#32622;?#30340;女孩子,这辈子都是不会让着谁,但是?#28784;?#35748;为错的都会道歉,对的都会坚持。

    今天,她忍不了被人这样说,却也知道,不可以过分,她承认,人生第一次这样认怂。

    要是换了任何人,她?#19981;?#22823;嘴?#32479;?#20154;了。

    可这个人是迟靖西的母亲,抽不得。

    她背着包,从十里华庭出来,内心只觉得无比的难过,打了一辆车子,回到了汇海公寓。

    叶修?#25628;?#30475;着顾小竹这么走了,不知道怎么的,本来该高兴,忽然就火冒三丈。

    “你看,你看,这是?#35009;?#36135;色,竟然说一句?#30333;?#36523;走了,这种女孩子,没有教养。”

    韩金英看看大姑姐,没说话,先是叹了口气:“姐,你这火气真是越来越大,这几天在医院,你看你折腾的靖西都没有了耐心。

    现在你动不动就发火,你身体本来也不好,还要这样违背医生的遗嘱,强行出院,又强行到靖西这里,你现在还私下把靖西女朋友给骂走了。

    你说,怎么给孩子交代?”

    叶修宜眉?#26041;?#30385;起来,看着韩金英,不耐烦的道:“你不用劝我,我知道你又说我更年期,我就是不是更年期,我也不能容忍一个女renda白天正事不干,拉着男人上床,而且那个男人还是我的儿子。”

    “姐!”韩金英点点头:“我知道你是老思想,跟你弟弟一样的思想,?#19978;?#22312;不是以往了,咱能别这么较真吗?”

    “别的事情都可以不计较。”叶修?#35828;潰骸?#38742;西?#21494;?#35937;这件事,我是一定要瞪大眼睛,要不然的话,靖西这辈子就真的完了。”

    韩金英一脸无奈的叹息:“哎呦,我的姐姐,你就不怕你赶走了这个女孩子,人家靖西?#38498;?#37117;不会找了?”

    叶修宜立刻摇头:“不会,?#21494;?#23376;一定会理解我的。”

    “我们还是走吧,否则?#35748;?#22238;来,靖西看到那女孩走了,一定会生气的。”韩金英道。

    叶修宜一愣,没有坚持,?#30001;?#21457;上起来。

    也许是这一起猛?#35828;悖?#31455;然差点摔倒在地上。

    韩金英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你看,非要强行出院,还是没有好利索。”

    “没事。”叶修宜摆摆手:“我起的猛?#35828;恪!?br />
    “姐,你真的不能生气了,你再生气,身体就真的完了。”

    叶修宜也确实受不住了,不敢发火,深深地叹了口气,跟着韩金英走了。

    下午五点钟,迟靖西处理完工作的事情,立刻赶回来,陪小竹吃晚餐。

    他没打电话,本意是想要让小竹睡?#25442;幔?#27605;竟之前他让小竹太累了,所以觉得这个时间应该是在睡觉。

    但是,当他回到十里华庭的时候,打开门,看到眼前竟然空荡荡的,没有人。

    屋里,衣服都被收了起来,床上还是凌乱的。

    而小竹,和她的包,都不见了。

    他一下子呆住,难道,顾小竹还是走了?

    她又反悔了?不打算留下来,所以反悔了。

    这个女人,竟然这样欺骗他,这也太过分了。

    他拿出手机,给小竹打电话。

    电话是关机的。

    那一刻,迟靖西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凉透了。

    他又打给舅妈,这几天,多亏了舅妈帮忙照顾更年期的母亲,要不然更年期加上高血压,他真是要被母亲折腾死了。

    偏偏母亲还不讲道理,明明很简单的事情,非要钻牛角尖,本来身体没有太大的原因,倒是因为精神因素,导致的非常差。

    迟靖西很是担心,却?#35009;?#26377;说?#35009;矗?#22240;为知道不需要跟母亲一般见识。

    “靖西啊。”韩金英接到电话,立刻对迟靖西道:“你妈出院了,非要出院!”

    “我已经知道了。”迟靖西道:“下午的时候,院里邹主任给我打电话说了。”

    “哦!”韩金英道:“我跟你妈在一起呢,你要不要跟她说话。”

    “不用了。”迟靖西很是疲惫:“我休息一下,单位事情多了,舅妈这阵?#26377;?#33510;你了。”

    “啊,那个靖西!”韩金英还想要说?#35009;矗?#30005;话?#28784;?#20462;宜抢过去,一下给?#21494;稀?br />
    迟靖西听到?#35828;?#35805;里?#21494;?#30340;声音,知道怎么回事。

    他把手机丢在了床头柜上,洗了个澡,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出来,躺在床上,这满是两个人气息的床上,?#33080;?#30340;睡去。

    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凌晨一点钟。

    他醒来,看?#25628;?#30005;话,没有回电。

    他拿起手机,再给顾小竹打电话。

    小竹还是关机的。

    他这颗心像是被卡住了,半天都没有办法缓过来。

    迟靖西拿了车钥匙和手机出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辛巴达的黄金之旅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