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440章,记住,一辈子

作者:贺?#35760;?/a>
    “怎么回事?#20426;?#36154;径庭陡?#25442;?#31070;,目光里多了一抹担忧:“?#35009;?#20154;伤害了顾好?#20426;?br />
    “前主编啊。”杜强说着才意识到自己说了?#35009;矗骸?#21734;,这个太八卦了,反正都处理了呃,没事了,有风先生保护,谁敢伤害风先生的女人啊。”

    贺径庭眉头蹙紧,不理会杜强,径直朝着顾好的身影追去。

    到了身边,他二话没说,一把扣住了顾好的手腕,拉着到了一个柱子的后面。

    “你干嘛?#20426;?#39038;好被他这么大的力气握住手腕吓了一跳。

    “你被前主编伤害过?#20426;?#36154;径庭沉声道:“怎么伤害的?#20426;?br />
    顾好一怔,立刻明白是杜强说的。

    他可真八卦啊。

    她长吁了口气,道:“那个过去多久的事情了,马上开庭了,你放心吧,都处理好了。”

    贺径庭垂眸看着顾好,眼底都是认真。“因为有了风熠宸,所以就无视我这个朋友的帮忙了?#20426;?br />
    顾好一愣,被说的有点诧异。

    她看看贺径庭的样子。

    他立在那里,眉眼深沉,在她认真的看向他的时候,他又露出来似笑?#20999;?#30340;笑容。

    那张脸也是棱角?#32622;鰨?#24456;英俊以前觉?#20040;?#23478;相处没有距离,现在看,总觉得?#20999;?#23481;好像有了距离。

    明明?#20999;?#23481;啊,可又看起来如?#35828;?#20260;?#23567;?br />
    顾好心里抽了下,以为是自己不需要他关心了,他心里有了落差。

    她立刻摇头:“怎么会呢,径庭,咱们是朋友啊,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以为任何时候,都?#25442;?#25913;变的。你看我这不是采访,你也帮我引荐了,怎么可能不需要你帮忙呢?#20426;?br />
    坦白说,这种帮忙,她倒不太需要风熠宸,也不想要风熠宸帮忙。

    工作的事情,到底是她的工作。

    贺径庭笑了笑,道:“顾好,你说的对,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记住,一辈子的。”

    “当然了。”顾好怔忪了下,道:“你可真是的,跟个女人似的,看起来有点伤感啊。”

    贺径庭依然垂眸望着她,也不说话,仿佛默认了。

    是女人?

    还是伤感啊?

    顾好怔忪的瞬间,他才开口:?#30333;?#21543;,我带你过去。”

    “哦。”顾好忙点头。

    贺径庭转身,步伐很大,顾好紧跟。

    杜强也快速的跟上来。

    穿过人群,他们到了大厅里面,走到中间一拐,进了长廊,两边的房间写着休息室,会客?#25671;?br />
    贺径庭在一间休息室门口站定,敲了敲门。

    只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女声:“进来吧。”

    “是个女教授?#20426;?#39038;好压低声音问贺径庭。

    贺径庭点点头,看她一眼,目光微动,点点头:“是的,一个女教授。”

    ?#20843;?#21834;?#20426;?#39038;好问。

    “不在你的名单里。”贺径庭道:“但,绝对会让你没有白来。”

    “那到底是谁啊?#20426;?br />
    “进去就知道了。”

    他推开门,顾好暗暗地吸了口气,紧跟其后。

    杜强也跟着走进去。

    只见里面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休息室,大概也?#25237;?#21313;来平米,沙发是?#23478;?#30340;,很温?#21834;?br />
    一个?#24515;?#22899;人坐在其中一个单独的沙发上,她身材保持的很好,穿了一件黑色的礼服裙,款式十分大方。

    顾好定了定神,忽然惊讶的低呼:“是?#29420;?#28330;画家?#20426;?br />
    贺径庭耸耸肩。“对。”

    而里面的女人听到顾好的惊呼,抬眼看向她,她拿起来旁边茶?#24178;?#30340;金边眼镜戴?#20808;ィ?#31934;致的五官立刻被遮掩了不少。

    这才是了。

    ?#29420;?#28330;画家是济北出版社的插画师,整个济北出版的儿童读物大部分的画都是出自?#29420;?#28330;之手,而且叶教授还在济北大学的美术学院任教。

    顾好知道她,?#24378;?#20102;很多她的插画,也看过采访和介绍。

    只是,她没想到,贺径庭会介绍?#29420;?#28330;教授给她认识。

    “早知道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和精神的小伙子,我就早点接受采访了。”?#29420;?#28330;教授很是风趣,看着顾好?#25237;?#24378;道:“进来随便坐,不必拘谨。”

    “叶教授。”顾好很?#20999;?#22859;,眼睛里都在放光,也很拘谨:“没想到能认识您。”

    “?#21069;。?#35201;是贺径庭早点介绍我们认识,那就早认识了。”?#29420;?#28330;笑了笑,请顾好?#25237;?#24378;入座,却吩咐贺径庭:“贺径庭,给我们叫一壶茶来,哦,年轻人?#19981;?#21654;啡,你们是喝茶还?#24378;?#21857;?#20426;?br />
    顾好立刻道:“不用麻烦了,叶教授。”

    “茶吧。”贺径庭已经沉声道:“就这么定了,有求于老太太,自然入乡随?#20303;!?br />
    “来者?#24378;汀!幣独?#28330;看向贺径庭随后皱着眉?#36820;潰骸?#25105;是老太太吗?#20426;?br />
    “客随主便。”贺径庭接口,并看着?#29420;?#28330;:“现在过了五十就是老太太了,您说您是不是老太太。”

    “我十八。”?#29420;?#28330;正色道。

    贺径庭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点头:“好,您十八,您随意。”

    他出去了。

    顾好坐在了沙发上,立刻变成了迷妹。

    “叶教授,我能采访您呢?#20426;?br />
    ?#29420;?#28330;笑着道:“不能。”

    “啊!”顾好被堵得一愣,有点不知所措。

    ?#29420;?#28330;笑了起来:“逗你的,不过今天你别采访我,改天,今天你采访你自己?#25165;?#30340;?#20999;?#25105;们认识一下,以后吧,我把济北的老画家都介绍给你,到时候,你也可以向左李成孝教授这个系列的采访一样,做一个系?#23567;!?br />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顾好真的没想到?#29420;?#28330;教授会这样说。

    她感到非常的意外,同时也觉得最近一阵子工作都有了着落。

    “谢谢您,叶教授。”杜强也更紧跟着道谢。“您可真?#21069;?#20102;我们大忙了。”

    ?#29420;?#28330;看看他们,笑着道:“别?#25512;?#25105;要不帮顾好,贺径庭会很生气的。”

    顾好一怔,有点惊讶叶教授的话,贺径庭认识这么多的人,倒是给自己帮了很大的忙。

    “老太太您又唠叨?#35009;?#21602;?#20426;?#36154;径庭已经走了回来,到了沙发上坐下来。“我就叫你帮个小忙,举手之劳的事情,还矫情上了?#20426;?br />
    ?#29420;?#28330;看他一眼,脸上的神情很是玩味:“贺径庭,你才是矫情吧,帮忙就?#21069;?#24537;,还不承认你这性子,?#35009;词?#20505;能?#36820;?#22899;孩子?#20426;?/div>
辛巴达的黄金之旅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