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21章 梦醒时分

作者:任秋溟
    虽然说眼前的人依然是夕影那张美到非人的极致面容,但是这一瞬间表情上流露出来的生气,让轩轶不由自主就认定对方应该是妖妖。

    因为之前的夕影,从来做不出这种含义丰富的表情,因为就像她所说,她在过去哪怕千年的光阴中,事实上并没有什?#20174;?#19990;界接触的经历,或者更极端说一点,一直都是她在观察这个世界,只有当夕天才和她有一些真实的联系。

    而这个联系也因为千年的封印被压抑了许多,哪怕?#30340;?#20301;族长大人在封印了夕影来延缓她的寿命的同时,同样封印了自己身边的时间,以自己实力寸步不进为代价,一心?#28784;?#31561;待着她的苏醒。

    “这是怎么回事?”轩轶忍不住开口?#23454;饋?br />
    “因为?#25233;灰?#35806;生在这个世界,就?#25442;?#36731;易消失。”夕影或者妖妖安静回答眼前的少年:“况且夕影她要?#20219;以?#32463;所想的那样恐怖的黑暗存在,要温暖平和无数倍。”

    夕影说的这句话事实上同样缺乏真实。

    以及事实上轩轶并没有看到妖妖选择燃烧身体让夕影从自己的体内诞生而出的那一幕。

    他只是单纯的感觉有点想不清楚。

    虽然说现在轩轶在夕影的讲述下,已经差不多完全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关于夕影自己的前生今世,都在少女那简短而有力的叙述中有了一个完整的轮廓,其实夕影的人生在她联手和夕天覆灭幽影一族,并且前往了彼岸求得神谕之后,几乎已经告一?#28201;?#20102;。

    她自愿展开了自己的神国,然后让兄长将她的身体封印在这里,让这里的灵气聚集氤氲,而不至于最终消散如蜡烛一般燃尽最后一点烛油。

    而同时夕影自己在千年的封印中不甘寂寞,所以开始做梦。

    她的第一梦是三殿下,但是最终因为三殿下的存在会消耗她的太多力量而作罢,她梦醒然后再睡了下去。

    至于第二次做梦,则就是眼前的这一次,她选择梦?#25628;?#22934;。

    而现在这一场梦同样醒来,但是夕影却告诉自己,妖妖依然在自己的身体中。

    轩轶此时甚至不?#20197;?#20040;说话,因为害怕说错话,因为害怕因为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打破这好不容?#33258;?#30524;前构建起来的幻想。

    而周围的轩二则轻轻?#20154;?#20102;一声,看到两个人的?#23500;?#21448;陷入了短暂的僵局,开口说道:“三殿下还在这里吧?”

    夕影点了点头:“是的。”

    “还在。”

    “那么?#28784;?#35753;三殿下站出来,你的这番话才更有说服力和真实感。”轩二如是说道。

    “也是。”夕影点了点头,然后伸出?#31181;?#22312;空气中轻轻画出来一个圈。

    那是一个浑圆的圆圈,圆圈中的空气开始泛起奇妙而波澜的涟漪。

    在?#20999;?#25955;发着微光的涟漪中,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娇小少女低着头从哪里走了出来,黑色的?#24471;?#19979;少女不过十四五岁,火红的长发轻轻勾着雪白的下颏,就好像火焰的莲花包裹着莲蓬。

    她一步步走来,抬头看了一下眼前的三个人,然后开口,语调虽然平静但是却多了很多生气。

    最重要的是,自?#26377;?#36726;见过这位三殿下以来,其实从来没有听过她说话,而所有人也对她?#25442;?#35828;话而感到理所当然,就好像她本身就是一个人形的傀儡娃娃罢了。

    而现在看来,是因为夕影停止了做梦,所以说三殿下体内的灵魂就被抽离了身体,作为单纯的执行傀儡而存在的三殿下,从此就单纯地作为侠之一脉的护道者存在到了今日。

    不过至于现在,她的灵魂似乎重新回到了身体之中。

    “好久不见。?#27604;?#27583;下看着轩二开口:“以及我很抱歉。”

    “如果当初?#19968;?#22312;那里的话,那么很多事情可能就?#25442;?#21457;生。”

    “一切都已经发生,我们始终要向前看的。”轩二?#22987;?#31505;了笑:“况且我们每个人最终都相信,这应该是我们共同所追求的结局。”

    “不过学姐,你更应该向这个少年解释一下你和她们之间的关系。”轩二如是说道。

    三殿下点了点头,然后转向轩轶:“如你所见,我就是我。”

    ?#25233;?#36947;你就是你,轩轶自己心中说道,但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我是夕影的灵魂中剥离下诞生的人格和记忆,但是?#20063;?#19981;是夕影。”

    “我所拥有的记忆都是关于自己的,我所拥?#37266;?#20250;的?#20999;?#24773;感,都牢牢锁在自己的意识之中。”

    “所以我和夕影虽然更像是人格的分裂,但事实上我们是在一个躯体中一前一后诞生的双生子,她是一个过于善良的孩子,善良到甚至愿意和别人共享自己的身体。”

    “?#20197;?#26412;应该在千年前她结束入梦的时候就会如同肥皂泡一样消失在这个世间,她却最终邀请我和她一起?#20102;?#19968;起去在梦中看这个世界。”

    “而?#20063;?#30041;下来的躯体依靠简单的本能驱动,便是后来千年,你们所见的那个三殿下。”

    轩轶静静听着,终于发现相对于夕影,无论是三殿下还?#20999;?#20108;,其逻辑都要清晰很多。“你的意思是说,妖妖和你?#28784;?#26679;?”

    其实方才的许多对话中,揭示出来的事情都是妖妖和三殿下?#28784;?#26679;,但是究竟是一个怎么?#28784;?#26679;法,却很难真正的说清楚。

    不过现在,轩轶已经感觉自己越来越清楚了。

    就好像他明确感受到?#25628;?#22934;现在依然身在夕影的体内,并且存在的痕迹比轩轶想象中要大得多。

    “妖妖当然和?#20063;灰?#26679;。?#27604;?#27583;下点了点头:“我是夕影梦中的别人。”

    “但是妖妖?#35789;?#22805;影梦中的自己。”

    梦中的别人和梦中的自己。

    轩轶骤然间明白了许多。

    是的,如果你梦中自己是一个和自己毫无?#19978;?#30340;人,或者说是一个自己想要成为却没有太多的相似之处的人,那么苏醒之后,这件事情对自己而言大概就只是梦罢了。

    但是如果你在梦中是梦的真实的自己,只是忘记了?#20999;?#36523;份与力量,那么苏醒过来之后,这应该就是第二段人生了。

    也就是说,妖妖事实上是夕影给自己开启的第二段人生,因为她原本的人生经历就浅薄地像是一张?#23383;劍?#25152;以说和轩轶相处两三年里,对于这个少女?#24895;?#30340;培养或许并不?#20154;?#20043;前的那十九年的高塔生涯要逊色。

    而夕影则一直在静静聆听,等到三殿下解释地差不多了,她才轻轻补了一句。

    “?#20197;?#32463;以为。”

    “当她苏醒的时候,我就会消失。”

    “但是现在看来,只是我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梦?#22411;?#35760;了自己是谁。”

    “而现在,我睁开?#25628;?#30555;,然后看到了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辛巴达的黄金之旅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