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20384;?#28784;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四凶

作者:陈风笑
    灵地被弄坏了?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于海河愣了好一阵,最终还是大方地摆一摆手“坏了就坏了,这此东西……都是身外之物,陈叔你没事就好。”

    真不愧是庾无颜的儿子,陈太忠心里暗暗地点个赞“不过灵地的事儿,交给我了,你登仙之前,我总要给你个交待。”

    ‘我可是注定要进宗门的?#22235;兀?#20110;海?#26377;?#24471;天真烂漫,笑得神采飞扬“身在宗门,还用得着担心没有登仙的地方?”

    池云清心里一动,开口发话“小于,要不你进我百药谷?我给你担保。

    ‘百药谷只是称派吧?”于海河不愧是中二时期,登?#26412;?#21475;无遮拦地问了出来。

    不过这也正常了,他的陈叔已经向他打包票了:保他进称门的宗派。

    池云清登时无语了小?#19968;?#20320;口气太大了吧?

    陈太忠?#27492;?#19968;眼,他不知道这女人说这话,是不是真心赏识于海河,但是他真不?#19981;?#22905;,于是问一句“别急着说担保……你知道他是谁家子弟吗?”

    池云清茫然地摇摇头,心?#30340;?#36947;这孩子的来头很大?

    不过她这次开口相邀,真没有坏心眼?#28784;?#38472;太?#19968;?#27963;着,她绝对没有这个胆子,更别说还有那个戴斗笠的狐修。

    事实上,她此举固然是看好于海河的?#25163;剩?#26356;是想跟陈太?#39029;?#24213;化解前嫌,否则的话,?#25163;?#22909;的孩子多了,她犯得着上杆子求着人进门?

    大家聊了一阵,?#20013;?#24687;一个晚上,然后决定转移那个八级灵仙,给人的感觉不太地道,陈太忠两人在的时候无所谓,?#20154;?#20457;离开了,没准还会有什么么蛾子。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五个人收拾了帐篷起身,步行向横?#20185;?#33033;走去。

    老易的意思,?#21069;?#36825;三人安排到距离笋岭不远处,?#20154;?#24443;底好了。”再做下一步打算,至于陈太忠两头跑就行了。

    当然,她心里的打算是,多让他陪自己。

    行至中午,五人正要打尖休息,老易和陈太忠又?#25442;?#20010;眼神,然后陈太忠冷哼一声“什么人…滚出来!”

    ‘哈哈,”随着一声长笑,空中一阵扭曲,冒出四个人来,高矮?#36136;?#21508;异,狞笑着发话“小辈果?#25442;?#35686;,难怪敢凯觎小世界。”

    ‘酒色财气四凶?”老易冷哼一声,她虽然是兽修,却消息灵通,识得这四人“你们不是…被官府灭了吗?”

    她是如此镇定,但是池云清就不司了,闻言倒吸一口凉气“是恶名昭著的酒色财气门”

    这四凶是司胞兄弟虽然长得绝对不像,但真?#20999;?#24351;。

    他们司为黑水门弟子,行事张扬跋扈劣迹斑斑,被称为酒色财气四魔,不过他们欺负的人,?#20113;?#36890;人居多,气魔曾经杀了一个郡守的爱子,但?#21069;?#20110;他们?#21487;?#24378;硬,也无人追究。

    直到有一天,色魔迷奸了清阳宗长老的孙女,终于jī怒了上宗,发出了必杀令。

    这四?#26377;?#24351;里,其他三人倒也罢了,独独气魔修为极高,百年前被?#39134;?#30340;时候,就是三级天仙巅峰,其他三人只是一二级天仙。

    四兄弟狡猾且凶悍,具备极强的反侦察能力,在?#39134;?#20182;们的过程中,上宗和各门陨落了三个天仙,搞得其他诸门也拿出大量贡献点,务求诛杀四人。

    后来还是隐夏?#25318;?#24220;出手,将四人斩?#20445;?#19981;?#19978;?#29616;在……这四人?#32622;?#20986;头来了。

    池云清的吃惊,也在这里了,她非常清楚,四凶还在世的消息,是不可能传出去的,也就是说这是你死?#19968;?#30340;一战。

    百余年未见,其他三凶不好?#25285;?#36825;气魔绝对是铁铁的中阶天仙了,甚至不排除高阶天仙的可能性。

    所以池长老盯紧其中的矮子“阁下便是气魔了?”

    酒魔高,气魔低,财魔胖,色魔瘦——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何必知道这么多呢?反正是要留在这里了,”高个子从腰里摸出一个葫芦来,笑吟吟地灌一口“女人,你要是乖乖的,没准留你一条活路……其实我也好色,酒色本来不分家。”

    ‘老大你这?#27492;担?#19981;是做生意的料子,”胖子发话了,?#27492;?#32933;胖敦hòu的样子,真的很像是一个生意人。

    此人是财魔,他笑眯眯地表示“我们前来,特邀几位前去小世界探险,诸位若是?#20384;?#23454;配合,活的希望还是很大的……我老大爱喝酒,酒话多,不能当真。”

    ‘看起来,一定能把我们留下门”老易忍不住冷哼一声,语气中是满满的不屑。

    她本不?#21069;?#20914;动的,但是有他在身边,冲动……也就冲动了。

    陈太?#20063;?#30693;道酒色财气四凶是什么,者虑到身后还有一个于海河,他先用探杳术看了一下对方的修为,心中顿生不屑“嘿,最高不过一个小小的六级天仙好大的口气!”

    ‘哎呀,原来这位才是老大,?#36744;?#39764;转头看向他,然后笑眯眯地一拱手“初阶天仙,倒也修为惊人……老大在哪里发财啊?”

    就在他说话的功夫,陈太忠只觉得通体一凉,知道是对方用了杳探修为的秘术。

    不过他对这个无所谓,你就算知道?#20063;?#19977;级天仙,那又如何?于是他冷冷一笑“天蝎办事,不想死的就滚。”

    他遭遇了很多人借他人名义的威吓,对于使用这种手段,没有任何的歉疚?#23567;?br />
    从那天的遭遇看,天蝎这个组织还是很强大的,他不介意借来用一用当然,这也是权宜之计,若是身后没有于海河,他直接?#25512;?#19978;去大杀特杀了。

    ‘哈哈,天蝎啊,你吓死我了,”胖胖的财魔仰天狂笑,笑了好久之后,才饶有兴致地发问“最近天蝎被人狙?#20445;?#20250;面收缩涯山城的业务,你们敢违背禁令吗?”

    他的眼中,满?#20999;?#35857;。

    陈太忠一见蒙混不过去,心里暗叹一声这是?#24544;?#26432;人了啊。

    他不怕杀人反正自打飞升以来,已经是满手鲜血了,但是他不能不为身后的人考虑。

    于是他看一眼老易“你俩别动,我来!”

    ‘切,”老易很不屑地撇一撇嘴,四个初?#23383;?#38454;天仙,算什么玩意儿啊?

    不过她不想对人族动手,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终于没有再说话。

    池云清的心里,就更明白了,她不动声色地退两步事实上,真要让她跟四凶放对,她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不如做好防范工作。

    财魔爱财,对细节的变化很敏感,见状眉头微微一皱“小子,你真是一意找死?”

    ‘你算什么东西?#20303;?#38472;太忠冷哼一声,一抬手,摸出了灭仙弩,淡淡地发话?#21543;?#22825;有好生之德,我给你们一个跑路的机会,给我马上滚?#21834;?#31435;刻!”

    ‘哈哈,灭仙弩门?#36744;?#39764;仰天狂笑。

    不过,笑归笑,酒色财气四凶见状,还是暴退了差不多半里地,才收住身形这东西是战争利器,太不讲理。

    退出老远之后,站稳了身子,财魔才冷冷一哼“灭仙弩……你当只有你有?”

    一边?#25285;?#20182;一边抬手一摆。

    下一刻,两边的树林里,走出三四十号人来,各个青巾蒙面,快速面有序地向前行进。

    ‘三十六天罡阵?”池云清猛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为宗门弟子,类似的阵仗,她知道的真的?#28784;?#22826;多。

    她大喊一声,因为过于紧张,甚至有点走调“这是战阵冇……你们四凶,投靠了官府?”

    ‘唔,官府的战兵?”老易的声音,也难得地凝重了起来。

    她俩很紧张,但是陈太?#20063;?#30693;道怎么回事“这个战阵很有名吗……我井,这样?”

    他?#22351;?#19981;中止询问,原来,两侧冲出的青巾人,也巳经掣出了灭仙弩,还是两具一边一具。

    但是这此青巾人,明明只?#20999;?#28789;仙啊,能拉得开灭仙弩吗?

    不过,对方既然敢摆出这样的架势,肯定就有执行的能力,陈太忠对此还是相当确定的,所以他?#22351;?#23545;方摆开阵型,冲着友边的十几个人,就是一声厉吼“滚!”

    束气成雷神通,这一次,他用了十分之一的灵气。

    但是就这十分之一的灵气,效果非常地惊人,十几个灵仙,顿时被击倒在地,做滚地葫芦状,还有人的身子,在不住地抽搐,显然是被雷电劈得不轻。

    ‘是神通?”四凶见状,脸色微微一变初待天仙可使用神通,真是超出他们的预料。

    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反而更来了兴趣,尤其是那个矮小的六级天仙,眼睛都亮了起来,满是炽热的光芒。

    ‘变阵六合,”右边的青巾人中,有人厉喝一声。

    十八个灵仙交替掩护着,?#26438;?#22320;完成了变阵,三人一组一共六组,在变幻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人说话,更没有人对另十八人的遭遇,表现出任何司情或者?#24597;摇?br />
    仅仅是这不声不响的变阵,就带给人极大的压迫感,只觉得一股无形的杀气,扑面而来。

    这绝对是训练有素的战兵。

    ‘切,”陈太忠丢了几颗回气丸进嘴里,冷笑一声,就抬起了手中的灭仙弩。

    右边的战阵?#35789;?#24051;经形成了锥形,前一中二后三,六个小组,后面中间的小组组成一个三?#20999;危?#28781;仙弩也抬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辛巴达的黄金之旅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