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20384;?#28784;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枪法来历

作者:陈风笑
    “滚!”中年人束音成线,对着穿风鸾喝一声。[词*书/阁] www/cishuge/com

    那穿风鸾浑身一震,再也没有任何的贪恋,再次转头,穿云而去。

    紧接着,灵气漩涡在陈太忠头顶形成,这?#27494;?#28065;不是很大,约莫六七亩地的样子——这是陈某人已经晋阶完成,目前在巩固境界而已。

    不过饶是如此,这么大的灵气漩涡,也远超旁人在七级晋阶八级的动静,甚至可以媲美八晋九的坎。

    “这?#19968;錚?#20013;年人摇摇头,然后看着地上的噩梦蛛尸身,就那么发起愣来。

    陈太忠这次境界稳固,花了一天?#28784;?#30340;时间。

    没错,这次灵气漩涡不大,但却相当持久,这主要是因为,他是以非正常方式突破的,突破之后也没有及时补充仙力,最后更是受了重伤,身体亏得太过厉害。

    这么持久的浓郁灵气,当?#28784;?#36215;了不少关注,不过此地是穿风鸾的地盘,一般的荒兽不敢靠近,一般游仙也不敢靠近,须知这八级的飞行荒兽,足以对九级的游仙造成致命伤害。

    陈太忠打坐完毕之后,长吸一口气,不等对方开口,就拿出液化气灶,烧了一锅水在上面,又将火锅调料加进去——中年人好吃,他也饿惨了。

    一边做饭,他一边发问,“你要这个噩梦蛛,是干什么用?”

    “?#20197;?#20040;不知道,你还这?#27492;?#22068;?”中年人不疼不痒地刺他一句。

    “得,算我没问,”陈太忠觉得有点受伤,可是想一想,又有一点不甘心,“其?#30340;?#24819;冲灵仙的话,我有更好的东西。”

    说完这句,他就闭嘴了,专心做饭,可脖子却一直梗着,一副“你来求我啊”的样子。

    “就你?”中年人哈地笑了,一脸的不屑。

    这不是他在激将,实在是……他太明白?#32422;?#30340;情况了,冲灵仙不是一般的难。

    陈太忠?#35789;恰?#19981;?#20185;?#24403;”,就是双唇紧闭,认真地打调芝麻酱。

    ?#20843;?#26469;听听?”中年人觉得有点意思。

    ?#30333;约?#25343;去看,”陈太忠?#26377;?#24357;戒里取出《燎原枪法》的玉简,直接丢了过去,然后摸出一条四级荒兽的后腿,开始切片。

    中年人先是很随意地放在额头,然后神色慢慢地凝重了起来,好半天之后,他才缓缓地发话,“这个东西……你哪里得来的?”

    “打劫来的,”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心里?#35789;?#26377;小小的得意,“别人想杀我,被我反杀了,枪和枪法都是我的了。[词*书/阁] www.tzmzy.club

    “那支枪能?#26790;?#30475;一下吗?”中年人又提出一个要求。

    陈太忠随?#32622;?#20986;枪来,扔向对方,不过这一次,他?#25237;?#20102;一个小心,隐身术蓄势待发,神识慢慢积蓄,玲珑小塔和红尘天罗也准备好了,同时他还不忘准备一张金刚法符。

    中年人拎起枪,仔细看一看,才缓缓摇头,“枪很一般,但是这个枪法太厉害了……你知道这玩意儿值多少灵石吗?”

    “想要你就拿走,”陈太?#20063;灰?#20026;然地撇一撇嘴。

    “我一向不?#19981;?#27424;人情,”中年人正色回答,“你开个价……这玩意儿起码值一百上灵,炒到上千也正常,关键是没地方买。”

    上千的上品灵石,就是千万以上的下品灵石。

    但这个东西就值这么多,有这枪法,突破灵仙就容易了许多,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能靠着这个枪法突破,但概率增加得不止一点半点,对小家族来说,可以当作镇族之宝。

    突破灵仙,除了自身?#25163;剩?#19968;般就?#33618;?#38752;灵药了,但是灵药是有数的,这功法可以供无数人修习,永远不担心资源匮乏——匮乏的只是有资格修习的人。

    当然,对于大家族甚至超级家族,那就没太大意思了,生在那样的大家族里,无数功法秘籍堆在那里,若是都修不到灵仙,基本上就是天生?#21916;?#20102;。

    “我也不?#19981;?#27424;人情,”陈太忠下巴微扬,淡定地回答,“?#20063;?#35273;得你救了我一命,但是你既然这么认为,?#20063;荒?#35753;你吃亏。”

    “这可能是中古大宗灵枪宗的正宗传承,”中年人的神色,越发地郑重了起来。

    “中古,那就是灭门了,”陈太忠毫不在乎地回答,“你就告我一句话,这玩意儿能不能让你晋阶灵仙?”

    “要是不能呢?”中年人哈地一声笑了。

    “那我回头再给你找更好的,”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现在是没有了,但是我这人……从不欠人情。”

    “有八成的把握,”中年人继续笑,“对我很重要,你不欠我了,我欠你的。”

    “欠我的?那?#27809;梗?#38472;太忠随口回答,“你跟我说一说这个噩梦蛛好了,咋这么抢手?”

    “这消息可不值钱,”中年人摇摇头,“我知道你是陈太忠,你一直没问我叫什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庾无颜,也是一个门?#26432;?#28781;的漏网之鱼。”

    然后他就简单介绍一下噩梦蛛的来历,又说当时宗?#26432;?#28781;,其父为本?#28903;?#38376;,启动山门护法大阵的时候,掌握关键材料的二掌门叛门了。

    掌门手里也有材料,独独这个噩梦蛛,少得可怜,而他虽然诛杀了二掌门,可没找到材料,最终门派壮烈地与敌偕亡。

    “?#39286;?#24076;望我在祭奠她二老的时候,能献上一具噩梦蛛做祭品,”庾无颜以此作为结束语,然后轻喟一声,“我奔走多年,终于能如愿以偿。”

    “既然如此,这噩梦蛛就算我送你的,我来得晚,没见上他们,”陈太忠一摆手,然后一指倒在地上的郑卫久,“你要是觉得拿这枪法不好意思,那……把那个?#19968;?#32473;?#28082;?#20102;。”

    “我留着也没用,给你好了,我是好奇,他怎么破了你的隐身术,”庾无颜哈地笑一声。

    “我也是想?#25910;?#20010;,”陈太忠点点头。

    “?#20197;?#38382;出来了,”庾无颜笑一笑,热心地解说了起来。

    郑卫久破陈太忠的隐身术,是用了一张法符,这张法符能有效地干扰灵气波动。

    不管什么样的术法,施法时?#23478;?#32771;虑所在环境,隐身术不能在打斗中实?#24544;?#36523;,必须要脱离战场才行,这是隐身的基础法则,不管风隐水隐,概莫能外。

    画这个符的,是郑家的一个符师,此人在法符的天?#25104;?#24456;有限,家族让他负责制造禁锁灵气符——也是用于战场的,但是他的成品率不到一成。

    这个人在灵仙四级的时候,陨落在了战场上,对于郑家来说,就?#26538;?#30524;烟云,郑家的灵仙足有三位数,少这么个灵仙中阶初级,不?#24867;?#22823;事。

    但是在他死后,他的儿子有一次出去历练,一不小心发错了法符,导致对手的隐身术直接失效,战后细细一琢磨,才知道这是老爹画废了的符,?#19979;?#32473;装错了。

    家族听说之后,拿了此人的废符来研究,才发现废符里,有三百多张,都是具备扰乱隐身术效果的——不?#36136;?#24615;的扰?#25671;?br />
    这个符别人画不了,不具备可重复性,不过同时,这法符只对游仙的隐身术有效,而中阶以上的灵仙,能有效破解游仙的隐身术。

    所以说这个法符,其实也是个鸡肋,郑家的灵仙何其多?

    但是必须承认的是,在某些场合内,还是很有效的——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在郑家内部,这法符虽然是不可再生的,但是?#28784;准?#26684;,大约也就是五千灵左右,?#25442;?#36229;过一万灵。

    就算这样,大部分的这种法符,还是存在郑家库房里,郑卫久在五年前遇事,用?#37027;?#28789;加家族?#27605;祝?#20080;了一张法符,打算报仇,结果仇家死于其他手段,这张符就留在了手里。

    不成想来到青石城,就以十块上灵的价格卖了出去,真也是暴利。

    “这法符能用几次?”陈太忠听到这里,眉头微微一皱。

    “一次性的,不过是时间长久一点,”庾无颜听得就笑,“本来是用在战场上的法符,你觉得是靠次数取胜吗?”

    “那?#22836;?#20102;这货吧,”陈太忠既?#28784;?#32463;知道了原委,就没心思琢磨此人了。

    “这种人,留着干什么?”庾无颜愕然地看着他,“杀了不就完了?”

    “我想杀,那?#19968;?#25235;回来杀,”陈太忠傲?#25442;?#31572;,“没有反抗能力的人,杀起来没挑?#21483;浴!?br />
    ?#24052;?#24555;,你这个小?#20540;埽?#25105;?#27426;?#20102;,”庾无颜一拍大腿,挑起个大拇指,“那我也表个态,你就在这儿修炼吧,我给你护法,什?#35789;?#20505;你七级了,什?#35789;?#20505;我走人。”

    “你不是要冲灵仙的吗?”陈太?#20063;?#24819;欠这个人情,“我升七级……谁知道哪年哪月呢?”

    “你少跟我装,”庾无颜哈地笑一声,“你升七级,就是十来天的事儿,?#39029;?#28789;仙,三十年都等了,还差这几天?”

    陈太忠的晋阶速度,青石城的人有目共睹,六冲七虽然是大坎,但是没人认为,这会是多难的事。

    “?#32454;?#20320;这厚爱,我心领了,”陈太忠笑一笑,然后看一眼郑卫久,“不过这货……也?#20040;?#29702;一下吧?”

    “用得着怎么处理?”庾无颜冷笑一声,抬手斩落了郑卫久的一条大腿,“为难我朋友,这个结果,是最好的了。”

    (更新到,召唤推荐票和梦想杯的投票。)

    词书阁 www.tzmzy.club 提供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20137;?#21644;TXT电子书免费下载</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辛巴达的黄金之旅彩金